我们研发电话机器人,是因为不想成为机器人

在Maslow的需要层级模型理论里,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是最低级需求,而人的最高需求是“自我实现”,在他的那个年代,大多数人还处于赚钱果腹的状态,他们为了养家糊口被迫选择机械性工作,并服从集体的指挥。

而现在借助科技的便捷性,我们摆脱了温饱线,理应有更高层级的追求。而人工智能的出现,将我们从重复性的任务中解放出来,使当今的许多体力和脑力劳动实现自动化,给予了我们生而为人的自由和尊严。

科技的发展促使着社会组织结构的改变,最典型的是“出租车司机”已经脱离了出租车公司,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,依靠互联网平台接单赚钱;

各大企业电销人员借助百应电话机器人,进行自动批量高效的外呼服务,而只需根据机器人快速生成的报表,开展有针对性的跟进业务;原来等级化的“公司+雇员”结构,变成了扁平的“平台+创客”结构,传统行业工作人员都在逐步被松绑,我们每个人都将迎来自身发展史上的黄金时代。年轻一代越来越多的被工作成就感驱动,自我实现不再是少数人享受到的高峰体验

机器人的出现,必然会改变我们对工作、休息和目标的概念。远虑是数据偏倚和缺乏道德基础带来的危险,近忧是人工智能危及工作岗位。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,机器人的威胁主要集中在低技能、单调的工作上,而这样的工作内容在社会发展过程中,本就该被逐渐优化。

与其把工作时间花费在效率极低、情绪压力极大的电话销售,何不转而投身于技术含量更高的客户数据分析呢?“职业”本来就是随着社会进步而不断更新淘汰,在十年前,外卖小哥、自媒体小编、百应电话机器人这些行业也是没有的。

人们对机器人的反感,只是源自于对动荡的反感。这在某种程度上陷入了先入为主的语义认知陷阱里。互联网用语里的隐喻只是为了方便使用者和研究人员,让他们能够形象地理解和传达互联网不同方面的功能,用途和体验。但隐喻毕竟不是实体,机器人也毕竟不是人,而人也不应成为机器人。一位计算机学家反其道而行之,以机器人为原型来定义人类:

如果将生命个体看作一台计算机,那么生命体的构造、器官组织、DNA等等都可以视作机器的’硬件’组成,这些硬件经过了漫长的进化最终形成了如今的形态。结构就像硬件,而功能就像软件。生命体的某些种群特征可以看成是‘嵌入式编程’,比如人类用两条腿走路,鸟类可以飞翔,两栖动物能够游水等,经过长期的迭代进化,与‘硬件’直接相关的某些功能已经成为‘嵌入式’的本能反应。

从这样专业的描述中,我们仍然觉得有些别扭,人类的血肉之躯和机器人的金属结构永远不能类比,那反过来讲,机器人也永远无法和人类相提并论。

退一步讲,即使没有机器人的出现,人类之间的竞争也无法保证个体安稳的职业生涯。可是一味的稳定和常规,只会让我们赶走机器人,然而将自己变成工作机器。

而人类和机器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:意义感。Jim Collins说过:只有有意义的人生才是伟大的人生。没有有意义的工作,就很难有有意义的生活。 这也是我们浙江百应科技团队研发百应电话机器人的初衷,将机械重复的工作内容交给百应机器人,你值得更有价值感的未来。

浙江百应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合作咨询处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创业大街1号26幢2楼

咨询电话:4000-235-100

微信公众号:百应电话机器人

声明:本文由浙江百应科技原创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